诸葛计划
当前页面:首页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严惩 外砂一鹅场竟使用工业松香为鹅鸭脱毛雇主

  龙湖外砂人李某从2015年开始经营鹅场。卤鹅是潮汕人日常经常食用的,李某的鹅场生意一直挺好。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李某为销售的生鹅、生鸭脱毛时,采用的却是国家明文禁用的工业松香。李某也因此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

  李某说,他从2010年开始就帮着家里养鹅,到2015年开设了自己的鹅场,并雇佣了沈某先、沈某永、周某娟一家人为其打工。沈某永负责杀鹅和用机器脱鹅毛,沈某先负责用白蜡和松香脱小毛,周某娟负责解剖内脏。

  松香分为二种,一种是食用松香,食用安全性高,但价格比工业松香昂贵许多,使用工业松香为家禽拔毛,受污染的家禽被人体摄入后,会引起人的中枢神经兴奋随后麻痹,造成消化道、肾脏受损,如果长期食用,毒素积聚体内,还会造成人体重金属超标,是国家明令禁止使用的。李某购买了工业松香用来脱毛,不过他辩称他事先并不知道这些松香是工业松香,不是食用松香。

  然而,证人翁某松的证言显示:李某曾先后三次打电话其说要购买工业松香,每次购买一桶,其给出的工业松香单据上的商品名称有写着“一级松香(仅用于工业用途,禁止用于食品添加)”的字样。而沈某先、沈某永也表示,老板李某曾于2017年7月份告诉他们外面查得比较严,不能使用工业松香脱毛,但后来因客户普遍反映白蜡脱毛效果不好,老板又让他们重新改用松香脱毛。

  2017年9月27日凌晨3时许,市公安局联合市食品药品监督局到李某的鹅场进行检查,抓获正在作业的李某、沈某先、沈某永、周某娟。龙湖区人民检察院于2018年3月26日向龙湖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法官的话:本案公诉机关提供了三份司法鉴定,这三份鉴定所反映的问题,一个是公安机关当天到鹅场缴获了黄色的块状物体,另一个从李某用松香熬制给鹅、鸭脱毛的容器里面,提取了黑色胶状的物质。经过鉴定,物质中包含的是工业松香,明确不能用于食品加工。第二个鉴定内容,在现场,公安机关要求鹅厂的工人演示一遍用工业松香宰杀鹅鸭脱毛的过程,完成以后从他演示的一只生鹅里面剁的一个鹅头去检验,经过检验,其中含有一些重金属,(但)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的标准。第三个经过检验用于脱毛的工业松香里面重金属含量超标。

  合议庭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某、沈某先、沈某永、周某娟的行为均已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法官的话:《关于办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了什么是有毒、有害的物质,其中包括了国务院及相关部门明文禁止使用的农药和其他有毒、有害原料,第二点就是其他严重威胁人体健康的物质。本案中,公安机关缴获提取的物质已经证实了李某在鹅、鸭脱毛过程中使用的是工业松香,它里面经过鉴定,也包含了重金属,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办公厅2016年6月发函《关于工业松香脱毛有关问题》,明确指出工业松香不得用于禽畜屠宰、脱毛等操作。综上所述,李某一系列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刚才所说的有关法律规定以及司法解释。同时他雇佣三名工人负责鹅、鸭屠宰、脱毛、清洗的整个环节,他们的供述也印证了他们是明知有工业松香而使用,受雇参与了一整个环节,我们认为他们三个人的行为也构成同样的罪名。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犯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依照本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的规定处罚。

  合议庭最终判决,被告人李某、沈某先、沈某永、周某娟犯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判处沈某先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判处沈某永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判处周某娟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李某不服一审判决,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市中院经审理,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卤鹅是潮汕地区的特色食品,早已享誉海内外。本地生鹅、生鸭的市场需求量非常大。使用工业松香为家禽脱毛,是对消费者生命健康的漠视,是法律所不允许的。近年来,国家对危害食品安全的犯罪行为打击力度越来越大,行业从业者更应以本案为戒,守住底线,共同营造健康的经营环境和消费环境,维护食品安全。


诸葛计划



页面版权所有 © 2016 诸葛计划 工厂/公司地址:广州市广从一路龙归路段永兴工业区

电话:020-87470526、87470285 传真:020-87470261 E-mail:yihua@yihua-gz.com 沪ICP备13031285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