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计划
当前页面:首页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刻骨铭心的三线记忆——铁一师鏖战襄渝线

  青山掩映、碧水长天,一条铁龙钻山洞跨江河,蜿蜒穿行于秦巴山间、汉水沿岸。当年,在中国地图上,这条铁路是不做标记的秘密国防铁路线。

  20世纪60年代中期,国际形势波云诡谲,我国周边局势日趋严峻,中共中央和主席审时度势,作出了加快三线建设的重大战略决策。

  1965年12月,经铁道部第二勘测设计院勘测设计,确定修建襄阳(樊)至成都的铁路,简称襄成铁路。后因形势发展的需要,作出了先修渝(重庆)达(县)铁路、缓建成(都)达(县)段的决定。

  为了保密需要,在当时的中国地图上,这条铁路是不做标记的秘密国防铁路线年,襄渝铁路正式开建。全线由铁道兵组织施工,共部署了8个师、6个师属团、2个独立团,分别为第1、第2、第6、第7、第8、第10、第11、第13师;6个师属团是第11、第20、第21、第23、第60、第70团;2个独立团是汽车团、机械团。

  在湖北西北部,襄渝铁路十堰境内的文(畈)胡(家营)段铁路施工任务,由铁道兵一师担负。文胡段位于襄渝线东端,东起谷城县文畈站,西至郧县胡家营站,全长128公里,蜿蜒于鄂西北群山沟壑之中。

  这段线路地形复杂,桥隧比较集中,桥隧占线%,工程任务十分艰巨。出谷城文畈后,铁路两次穿越武当山支脉,横跨堵河,七越将军河,而后折进汉江峡谷南岸,溯江直逼胡家营车站。

  1968年,从抗美援越前线回国的铁一师,就近进入云南,担负起成昆铁路南段的收尾和配套工程。翌年,铁一师奉命转战鄂西北,抢建襄渝铁路文胡段。

  近20万人的筑路部队(含各路民兵师)进驻郧阳境内的襄渝铁路沿线后,不仅增加了生活供应的难度,而且给兵力部署、给养、安营带来了诸多不便和困难。

  浪河,位于武当山东南麓的一个古老的小镇,一条水流湍急卷着浪花的河流,穿镇而过,逶迤东去。冬季枯水期,镇街前裸露出一大片河滩。

  1969年冬的一天,铁一师三团数千人马进驻浪河,宽大的河滩上扎满了帐篷。尽管地方政府想办法为铁道兵找房子、腾地方,但小镇哪里容得下数千人马的安营?许多连队的营地都靠搭建帐篷和借住农舍暂时得到解决。

  为满足部队吃粮、吃菜、烧柴等需求,地方党政和驻地群众给予全力配合与支持,涌现出许多军民一家亲的动人故事。当年的军民关系用“军民鱼水情”来表达最为贴切。

  浪河穿镇而过,几百年来小镇被奔流的河水一分为二,靠一条小渔船来回摆渡,小镇的居民望河兴叹。但镇上财力有限,迟迟建不起一座桥梁。

  1971年,驻浪河三团抽调工程人员,自筹材料,半个月就建起了一座能通行卡车的混凝土桥梁。通车那天,浪河小镇锣鼓喧天,人声鼎沸,生活在小镇的人们扶老携幼,纷纷来到大桥两端看稀奇,盼了人老几辈的桥终于通了。

  襄渝铁路东段为鄂西北丘陵低山区,中段为秦岭巴山区,西段为四川盆地丘陵区。线路横穿武当山、白云山,经过华蓥山、中梁山,在仙人渡、旬阳和紫阳段,三跨汉江,九过东河,七越将军河,三十三次跨越后河,在北部横跨嘉陵江。

  铁一师施工线路通过的地段多为云母片岩,松软破碎,沿线两岸山高谷深,水流湍急,悬崖峭壁,地势险峻,地质复杂。面对艰难险竣、步步惊心的施工环境和复杂的地质构造,塌方冒顶、山体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时刻相伴,施工中危机四伏,到处险象环生。

  铁道兵一师指战员不畏难、不退缩,没有一个当孬种,他们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所向披靡。

  施工连风枪班的任务最重,也最考验人。风枪手的工作不用想,就知道挑战难度有多大。几十斤重的风枪,一旦开动,嗵嗵响个不停。枪托撞击在胸口上,胸肌发麻。几台风枪同时开动,噪声震耳欲聋,粉尘弥漫满洞(后采用喷湿作业)。

  当时的防护条件很简陋,既没有粉尘呼吸器,也没有防粉尘口罩,一般口罩戴双层都没有用,眼睛、耳朵、鼻孔内全是细腻的白粉尘,战士们只好轮流上,换下来的赶紧去外边透透气。

  每天超负荷的工作,体力消耗几乎到了难以承受的极限,遇到夏季洞内高湿高温,战士们出现烂裆现象,奇痒无比,苦不堪言。

  铁一师在襄渝线上的重点工程是白云山隧道和武当山隧道,其中的武当山隧道长5226米,是襄渝线上第二长隧,施工时整整动用了两个团的兵力,干了13个月才打通隧道。

  李洪银,四川渠县人,家中兄弟二人,哥哥牺牲在抗美援朝前线。母亲为此哭瞎了双眼。牺牲的时候,李洪银上有老母下有幼女,年轻的妻子是家里的重劳力。

  接到部队电报,烈士的妻子小蒋赶往部队,料理完烈士后事,团里考虑到烈士家中实在困难,发动大家捐款捐物,并将小蒋暂留在后勤处,干些缝缝补补的轻松活。但由于部队的性质,不可能久留,小蒋就向组织提出想在部队找个伴侣,条件是未婚的渠县老乡,穿四个兜的。

  在那个年代,修建襄渝铁路这样的钢铁大动脉,一点不比战争年代打一场恶仗的伤亡小。

  1971年一个深夜,襄渝线东端,文胡段青石铺隧道施工现场,交接班时间到了。

  昏暗的灯光下,三团二营九连排长郑得模(音)和副班长小周疲惫地走在前面,忽然感觉头顶上有石子掉落,叮叮当当地打在头盔上,两人倦意顿时消失,郑排长赶紧向后高喊:快回去,要塌方了!边喊边推小周,但是顷刻间,一大块泥沙石头砸了下来,郑排长和小周再也没有声音了。

  铁道兵一师,是一支久经疆场的铁军,参加过抗美援朝、抗美援越、对越反击战及成昆、襄渝铁路建设,在抗美援朝抢修铁路中赢得了“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的殊荣。涌现了一级战斗英雄杨连弟、战斗英雄李云龙等英雄人物,还有被军委命名的“杨连弟连”和“抗洪抢险模范连”的英雄连队。

  1972年底,襄渝铁一师管区内的主体工程基本结束,根据各团的强烈要求,师政治部决定在均县老营修建烈士陵园。此后,师部专门成立一个小分队,寻找铁路沿线牺牲战士的坟墓,挖出遗体就地火化,把骨灰装在坛子里,集中安葬在新建的烈士陵园里。

  这些长眠在武当山下的烈士们与铁路相伴,与青山长眠。这座烈士陵园是铁一师建军以来,继成昆铁路元谋黄瓜园烈士陵园之后修建的第二座烈士陵园。

  1976年9月30日,铁一师将襄渝线胡莫段交付武汉铁路局管理,铁一师正式撤离郧阳山区。铁一师来时,十堰只是郧阳山沟里的一座小集镇,铁一师离开时,第二汽车制造厂基本具备卡车生产能力,十堰已呈现出一座城市的雏形。

  1984年,人民解放军百万裁军,铁道兵“兵改工”,铁一师被改编为铁道部第11工程局,现为中铁十一局集团。

  铁道兵一师的番号虽已取消多年,但烈士陵园里的墓碑上依然工工整整地刻着铁一师的代号,175座墓碑整齐排列,就像战士们生前集合的队列,背靠青山,面临大江,日夜守护着铁路线……


诸葛计划



页面版权所有 © 2016 诸葛计划 工厂/公司地址:广州市广从一路龙归路段永兴工业区

电话:020-87470526、87470285 传真:020-87470261 E-mail:yihua@yihua-gz.com 沪ICP备13031285号  网站地图